常常在想  自己是否涉入太多  剝奪了孩子的機會

雖然我總在最後一刻出手

不管是教室佈置還是健康操口號

我都在最後一刻推了孩子們一把

不過,這樣做真的是對的嗎?

對於教學  有這莫大的恐慌

說實在我沒有阿簡老師那樣的才華

很多人直言說過  從未想過我會走上老師一途

更未想過 我的任教科目是生物

我自己也沒想過人生竟會轉這麼大一個彎

害羞內向不喜歡面對人群的我

竟然能在站在講台上

我真的不適合從事這一行  但是長期訓練

強迫自己換上了另一副裝備  得以站在講台

也很幸運的受評審青睞  讓我有個舞台

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莫忘初衷

教學之於我  戰戰兢兢  如履薄冰

一直從其他老師的身上獲取能量

希望我自己對教學的熱度永遠不衰

不要因一些狗屁倒灶的困難而磨損

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rami 的頭像
dorami

simple

dora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