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一  團督時間  面對了長期以來不願面對的事
忍不住掉下眼淚
或許只是那時的情緒太過  偶爾無法掌握

今天的團督  焦點不在我
或許是我避開了  啟動了防衛機制
不喜歡在他人面前剖析自己  這算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吧
越大  越想保有自己的空間
若 沒有我的邀請   請讓我保留一點點的不堅強


長期以來  自己刻意逃避某些話題
某些事情 往往得塵封十年  我才有勇氣面對

說實在 「為什麼害怕衝突」那個問題拋出來後
我依舊百思不得其解
或許那一天團督所回憶起的  根本就只是冰山一角
但目前的我沒有心力向下探究  只想要得過且過
組長說 若不處理  傷口只會繼續化膿惡化
未來的路上  遇上類似的事情  我會不停複製相同的模式
我對此 疑惑著.......
這個傷口已經和我共存多久  我一點也不清楚
當我再次受傷時  我可以冷冷的看著這個傷口流出膿水

時間追趕著  一點也沒心思重新審視自己
只是沒想到  結痂的傷口會突然的在學校被挖開
更沒想到 自己會在一群同事面前掉下眼淚
比起傷口 我更討厭哭泣這行為
所以這週的團督  我封閉了自己的情緒
以笑容面對  以忙碌搪塞

讓它再度慢慢結痂


謝謝粉仔、大白  老聽我吐苦水.......
我會努力一點的!

dor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