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午後 
揹著我水藍色的破舊包包
悄悄的離開學校 
呼~ 
這是學校的好意 
給我們每週半天的備課假......



匆忙了一早  時針指著下午一點三十分
我離開了學校

回想今天一早 媽媽開著車送我上學
竟被學生撞見  直呼說是我男朋友開的車
揹著有點年月的包包  站在校門口陪著學生打掃
偶爾摸魚和學生聊天 都會被指導老師撞見
今天更糟糕的是 被校長發現了
不過校長倒是對我們班的掃區都讚譽有加 

掃完了地  放下書包 又匆忙趕到班上
整隊 帶領學生去朝會
生活似乎就在吐納匆忙之間流逝
一樣的人物  一樣的言論  一週一週的重複著
偶爾來些變化 一場深獲學生喜愛的演講
原來是因為「有獎徵答」
一個多小時的光陰 就在陪伴中 悄悄離去
這樣的生活倒也沒煩沒腦 
只要注意著學生不要有太明顯的「騷動」即可
我們班的小朋友們總是特別好動
而我又像個大姐姐  不像老師  總是不把我的話看在眼裡
也罷! 
看著停不下來的學生和不發一語的學生形成強烈對比
過去的我 是怎麼樣的呢?
或許也是個喜怒形於色的學生  總愛唱反調吧

入秋  微涼
辦公室裡 冷氣呼呼的吹著  增添了幾許寒意
吹起外套 又開始改起聯絡本
約莫九十分鐘  低著頭 一本一本的回覆
多數在講著體育課的排球考試
要不就是其他科目的考試
小孩子煩惱的問題大概不出這些吧

接著上了一堂生物課
今天好似趕火車班  從2-1一下飆到了2-3
三個小節在四十分鐘內教完
似乎有點太快了 不過學生似乎沒有太大的反彈
細胞這部分 的確多用講述
所以 要引發學生興趣也不容易
討論下星期開始的第八節課
沒有硬性規定全班報名  進度的安排不能忽略沒參加的同學
造成老師不少困擾  感覺生物加強課以後會以社團的形式教學
不知道這樣的課程安排對於學生是否有實質意義

我心中徘徊一個多月的疑惑  真相大白
原本老誤會一個學生翹課  老認為自己老花眼  識人不清
但心中不免有個問號漸漸放大
在看到他們同時接過媽媽送來的愛心便當時恍然大悟
他們真的是對雙胞胎  之前還不承認 不明說
哈哈  我的推測在看到這一幕時得到驗證
OH YES  我是對的!
而且 我覺得這學生以後長大一定會很帥
沒想到他有雙胞胎兄弟 
那就跟藤木直人有雙胞胎兄弟一樣神奇
這麼帥的人竟然有兩個!!  很驚奇!

沒買便當 索性在教室裡和學生聊聊天
聊聊我以後要做什麼  真是難以回答的問題
陪著他們吃飯  是第一遭
目睹了學生玩的太兇 受傷流血事件
罵不聽 真是沒辦法  好在不是太嚴重
看著學生午休  最近病號多  醒鼻涕聲此起彼落
為安靜的教室增添了不少音效

回到辦公室 和老師說明下午放假
把代辦的完成 就先行離去

時間無聲無息的滑過
一個人坐在餐廳裡吃飯 踏著輕鬆的腳步買了杯飲料
回家 本想打開書本悠閒的讀本書
卻抵不住睡意  睡了一個多小時

拿著遙控器 轉著電視台
晃眼 一天又這麼過了
沒去借書 可惜了~

下星期  預計在圖書館度過!

dor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