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訓練過後 已經不用七點半到校了

七點三十五分  我到了  輔導室的大門深鎖
我只好在校園裡閒晃著  一直到緊閉的門開啟



在總務處門口遇到之前導師班的調皮小男孩
他似乎急著找教務處  要搬銜接課程的課本
我一見到他 就大喊某某某 你的照片呢
小孩總是會用慣用的技倆:喔(天呀的表情),我忘了
我又不厭其煩的說 明天要帶唷  我在輔導室等你
他又回答:好
不過我心中暗暗想  他應該還是會忘記吧

接著我跑去川堂 
抄下了幾個未繳交資料的班級同學銜接課程的編班
然後就忙著去催繳  還真像是個催款部門人員
其實 多數的孩子還是很有榮譽心的 
遲交一天就會很不好意思  趕緊繳交
不過對於部分一直拖的同學  我真的很想了解他們的家庭狀況
也有些同學的資料是家長填寫的
家長卻不願意填寫職稱、工作單位
訓導主任卻要求我們盡力詢問
我心想這會不會太涉及隱私了
家長都不願意填寫了 那麼問學生有何意義呢
也有部分的學生連家長的工作地點、公司行號都不清楚
國一的孩子應該如此嗎?
雖然我心中有很多疑問 但我覺得這不最重要的
我希望這些孩子能夠在學校裡像個小孩
快樂的學習 這是我最想看到的

資料收到一個段落  回到輔導室
整理多因素性向測驗的成績  一一填寫入學生輔導資料B卡
沒想到簡單、重複的的工作  竟然這麼耗時
雖然中間也不忘和組長們打屁
也不時分心偷聽放榜的同學和組長、主任的家常閒話
還要對進來的同學笑容以對 
他跟我提及 他有一次代飲料到福利社
雖然解釋清楚了卻仍被懷疑偷喝  因而十分討厭那位老師
他說他那時差點就想一拳揍倒那老師
唉 我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只說了 那麼你以後就盡量不要做會讓人誤會的事
不便指責那位老師為何對學生不信任 
所以可以讓那位學生覺得我和學生可能是對立的

不知不覺 時間一下又過了呢
在輔導室的每一天都過的好快~

dor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